第061章 顺其自然(结局)

木秀于林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叶娅楠的思绪在昏昏噩噩之间混沌混乱,梦里,她一个人在黑夜的荒野里奔跑,找不到方向,害怕担心一阵阵袭来,不知道跑了多少,终于,天边出来曙光,她醒了。

    “啊_”她猛的坐了起来,全身大汗淋漓,一瞬间,呼吸难以平息。

    “娅楠,你还好吗?”乔浚慧站在病床旁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当叶娅楠看清是她之后,身体软软的,疲疲的又倒在病床上。她目光空洞的望着天花板,思绪混乱茫然。

    医生和护士过来,一番检查之后,为首的医生说道:“乔董,她身体并无外伤。”

    乔浚慧稍稍放心:“她为什么这么虚弱?”

    “她应该是惊吓过度,”医生说,“住院休息观察两天,若无大碍,就可以出院了。”

    乔浚慧微微点头,示意医生和护士离开。

    叶娅楠茫然的看着她,心里五味陈杂,回想过往她对自己的疼爱,一时间,却生出一股陌生感。

    乔浚慧坐在病床旁,她递过一张照片给叶娅楠。

    叶娅楠微惊,这张照片,正是她在乔老夫人床头柜里发现的那张,照片里,浚轩与小萱坐在沙发,手里抱着小婴儿。再次看见这张照片,她的眼睛湿润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她,”乔浚慧指着那瘦瘦的小婴儿,“你本来的名字叫乔静言。是我弟弟乔浚轩和方萱的女儿。”说着她看着娅楠,带着几分笃定:“其实,你应该早已经猜到了。”

    叶娅楠思绪一阵落空,自从认识乔浚慧开始的事情一幕幕回忆过来,好好想想,当初是她太粗心,若当时仔细想想,她应该早已经猜到,她就是那个小婴儿。

    “我很庆幸,你的养父母待你很好。”平时骄傲自重乔浚慧第一次开口赞叶远航与蒙芳韵,“至少,你没有受一点苦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妈还好吗?”她记得,她跑出医院时,母亲也正在医院。

    乔浚慧点点头,“她已经退烧了,应该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叶娅楠沉默,从初知道身世的惊讶与失落,到现在,似乎心里已经平静了许多,“他们是怎么过世的?”

    “浚轩在去参加音乐节的路上出了车祸,”乔浚慧低语:“当场——”

    叶娅楠心一沉,“那她呢?小萱呢?”那个“妈妈”她还叫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浚轩走了之后,”乔浚慧说道:“当我父母找到你时,小萱也已经因病去世了,当年我在澳大利亚,后来我父亲去世,明大集团内部开始出现了问题,乔氏所有的股份被迫转卖,我母亲遭受重重打击之后,思绪一直时好时坏,有一次差点伤害到你,等她清醒之后,她将你送给了你的养母,让她带着你离开。”其实当年背后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阴谋与伤害,为了保全乔家的骨血,乔老夫人被迫将叶娅楠送走。

    寥寥几句,似乎将所有的事情交待清楚了。叶娅楠听后不语,只是沉默的看着照片上的三人。

    “我回国之后,除了收回明大集团外,还在寻找你,”乔浚慧握住叶娅楠的手,“还好,你和你母亲长得一模一样,继而我从你养母那儿确认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父母待我很好,”叶娅楠突然想起母亲发烧间的胡乱细语,似乎,她受到了乔浚慧的威胁,父母对她的疼爱,那并非言语能说明的:“很疼我,很爱我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乔浚慧说:“他们对你很好,可娅楠,你姓乔,是我乔家的女儿,也是明大集团的继承人。”

    叶娅楠摇摇头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娅楠,你是个聪明剔透的人,从亲情出发,我不排斥你对蒙芳韵的母女之情,更不会让你弃她不顾,”乔浚慧说道:“可是从人伦感情来说,你姓乔,这是永远不能否认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乔阿姨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叫我姑姑。”乔浚慧提醒道,“娅楠,不管怎样,咱们之间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怎样都不会被磨灭的,”她语重心长的说:“我知道,要你马上接受事实,改姓乔,你肯定会有些抵触,不过,我有时间,我愿意等——但是,我母亲,你的奶奶,她的情况你是知道的,她时日已经不多了……娅楠,别让等待最后变成遗憾。”

    叶娅楠沉默。

    ----

    手机一直在振动,是安哲瀚的来电,当看着他的名字,叶娅楠心像是被揪起来似的,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亲情的关系让她一时还消化不过来,爱情的背叛让她窒息得难受。

    他打电话来,是要说离婚吗?

    一想到他已经在着手办理他们的离婚了,她的泪滑落出眼眶。从他们相识开始,往日种种浮现在脑海,从安洲酒店那晚,到昨天他们小别后的缠绵;从他撞见她换衣服开始,到他们的蜜语甜言……一桩桩,一件件,让她越来越难受,越来越难过。

    该如何才能放下他?

    该如何去面对他要的别离?

    突然,她想起方蕾曾说过的,分别,会让他们的爱情产生距离,当时她还信心十足,可现在,她却突然懊悔,当初,若她不是执意要回学校,那么,他们是不是不至于走到这一天?可乐颜,却是他曾挚爱多年的恋人,他们之间旧情复燃似乎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,在他心目中,她又如何能与乐颜相提并论呢?

    手机显示,未接来电23个,每一个,都是他打的。

    叶娅楠苦笑,难道他就这样迫不及待的想要跟他摊牌吗?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蒙芳韵好了许多,医生说,再观察一天就可以出院了。

    叶娅楠坐在窗前削着苹果,曾经她削苹果的技术相当不错,一个苹果的皮可以削成一根,可今天,皮断了好几次,甚至不小心划伤了手。

    蒙芳韵帮她贴上创可贴,“怎么这么不小心?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。”她心里很苦,曾经在母亲面前,如小女儿般娇态毕露,可现在,身世的让她偏偏生出一层莫明的隔阂来。

    “娅楠,”蒙芳韵说道:“你今天怎么了,心神不宁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她又继续削着苹果。

    蒙芳韵试探着问:“跟哲瀚吵架了?”

    一截苹果皮又断了,他的名字,让她胸口微微窒息,紧接着她摇摇头,又继续削苹果。

    “那我这几天怎么不见他?”

    “他出差了。”叶娅楠信口拈来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哄了母亲,叶娅楠离开病房,她眉微紧,不知道该去往何方。

    医院走廊,两位护士经过叶娅楠身边。其中一位说:“那女人真是安先生的"qingren"?”

    “这还有假,我亲眼看着他们抱在一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安先生不是结婚没多久吗?前段时间还听说他们夫妻很恩爱呢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嘛,碗里哪儿有锅里的香?”小护士嘻嘻笑着,“安太太的照片我见过,没这女的漂亮。”

    她们越走越远,谈话声也渐渐听不见了,而叶娅楠有的,只是苦笑。

    “叶小姐。”乐颜站在医院走廊拐角处。

    叶娅楠心微紧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叶小姐!”乐颜穿着病服,更显得楚楚动人,“能谈谈吗?”

    叶娅楠驻足。

    “我和哲瀚是同学,相恋多年,若不是一场误会,我们现在应该——”乐颜眉微敛,“有好几个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之间的事,不用告诉我。”她心里,苦涩极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很抱歉,给你带来困扰了,”乐颜的手腕还包裹着一层纱布,“我不祈求你会成全我们,可我希望你能原谅他……”

    原谅?叶娅楠低叹。“何谓原谅?如何原谅?”

    “我和他在一起很多年,”乐颜继续说道:“可你和他呢?在一起多久?三个月?四个月?五个月?还不到半年吧,我想你应该清楚,半年与多年的感情如何能比?给我们一条路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感情不能用时间来衡量的。”她无力的辩驳着。给他们一条路,谁又来给她一条路呢?

    “可他并不爱你,这也是事实。”乐颜神色不变,“他曾多次告诉我,若不是你有了孩子,他是绝对不会和你结婚的,这一点,我想叶小姐也不会否认吧。可现在孩子没有了,你们的婚姻也没有再继续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叶娅楠心里的防线轰塌,他们之间,曾经真的只是交易。

    “与其被抛弃,倒不如主动放手,给自己留点尊严,”乐颜试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乐小姐,”叶娅楠难受极了,她扬声道:“你和他,是你们之间的事,不用告诉我,我也没有必要知道;我和他的事,更与你无关,我无需向你报备,更无需给你什么交待。”说着,她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叶小姐,”乐颜却突然用割脉的手拉住叶娅楠的手臂,甚至,还用力紧紧的掐着。

    手臂疼,叶娅楠想也没想使劲一甩,却没想到乐颜弱不禁风,一下子倒在地上,那曾割脉的手腕,瞬间渗出红色来。

    “乐颜!”安哲瀚跑过来,一把将乐颜抱在怀里。他看着叶娅楠,眉一紧,什么也没说就抱着乐颜飞奔着去找医生去了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叶娅楠心痛,看着他们消失的走廊,她心里的苦,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这段婚姻,是否已经没有了存在的必要?

    可她,爱他啊。

    叫她现在如何能放手?

    叶娅楠在痛苦之中徘徊。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“我们离婚吧!”叶娅楠坐在他们小家的落地玻璃墙边,对着刚刚归来的他说。

    这几天,因为乐颜的事,安哲瀚疲惫不堪,刚一回来,便听见她如此说,他一惊,他们之间,明明好好的,她怎么会突然提离婚?他走近她,“生气了?”难道,她在为他照顾乐颜的事生气?

    叶娅楠的目光遇上他的,此刻的他因为几日不眠不休憔悴不堪,唇边,胡子冒出了桩,“我成全你,不好吗?”她心里好苦好痛,可是,她已经想过了,正如乐颜所说,与其被抛弃,不如主动放手,给自己留点尊严。

    “成全我什么?”安哲瀚眉一紧,乐颜的离婚官司很棘手,已经让他烦乱不已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已经安排你的律师办理我们的离婚了吗?”叶娅楠微微一笑,可这一笑却比苦还难看,“我提出来,不是可以省很多事吗?”离婚,明明是他想要的,好不好?

    “等等——”他握住她的双臂:“我什么时候要和你离婚了?”

    叶娅楠一片茫然,“我听见你说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最近是在安排律师办理离婚,”他说着将她搂进怀里,紧紧的抱着,“不过,是办理乐颜的离婚。”他复说道:“从我们结婚开始,我就从来没有想过离婚,更何况——”他低头看她,目光灼灼,继而低头吻住她苍白的唇,良久才放开,“我爱你,怎么舍得放手?”

    叶娅楠眸一酸,委屈极了,“可乐颜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管别人怎么说,”他捧着她梨花带雨的小脸,“你只信我,好不好?我不信,你感受不到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泪,滑落,叶娅楠空悬了良久的心终于落下,扑进他怀里,“我好怕——怕你——”

    他复紧紧搂住她,“若你害怕,那一定是我表达得不够完整,才会让你没有安全感,老婆,我爱你,会永远和你在一起,所以,那些什么分手的话,都与我们无关,不管别人怎么说,你只信我。”

    叶娅楠含泪,“那……乐颜怎么办?”她还记得,乐颜说他们是因为误会而分手的,还有护士们所说的他们紧紧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她曾经是我女朋友,”安哲瀚说,这是他第一次在叶娅楠面前承认,“现在只是我的朋友、同学,她现在婚姻不幸,作为朋友、同学,我会尽我所能去帮助她,只是帮助,并无他意。若你听别人提及她与我的事,只要不是我亲口对你说的,那都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,犹如镇定剂一般,让叶娅楠心安。

    “乐颜离婚的事,”安哲瀚突然做了一个决定,“我会全部交由律师处理,我会过问进度,但是详细的细节我不会再参与,”

    叶娅楠微微吃惊:“你不是说要帮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交由律师处理,也是帮她。”安哲瀚看着她眼角未干的泪水,只要能让她心安,只要能让她有安全感,他什么都愿意做。而乐颜那边,他会马上跟她说清楚,他与她,除了友情,再无其他,以后她再有事,他是不会再管她的。

    叶娅楠混乱的思绪,低落的情绪因为安哲瀚的一番话而统统消失,原来,他爱她,一如她爱他。

    后来,她将自己的身世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“难怪,乔董对你的关心有些太过热情了,”安哲瀚说,他曾一直怀疑乔浚慧是有企图的。

    “我很犹豫,不知道该怎么办?”叶娅楠说:“爸妈从小对我就很好,视我如己出,现在乔阿姨要求我改姓乔,我……我很矛盾。”

    安哲瀚轻轻刮她的脸颊,顺势再偷香,“乔董不是也说过了,会让你照顾妈妈的,所以,这一点也不矛盾。毕竟是血肉至亲,不认,心里总是疙瘩,认了,皆大欢喜,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她要求我姓乔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呢?你愿意吗?”安哲瀚问她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叶娅楠说。

    “咱们忽略改姓,那么,认亲的事情顺其自然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----

    几天之后,安哲瀚与叶娅楠来到乔家。

    “小萱?”乔老夫人坐在花园里晒太阳,看见叶娅楠,精神便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她的称呼让叶娅楠没由来的心软了。

    乔浚慧在乔老夫人身边,目光里有些担心的看着叶娅楠。

    安哲瀚朝叶娅楠点点头,拍拍她的肩,叶娅楠走上去,蹲下,与乔老夫人目光相视,“我不是小萱,奶奶,我是浚轩和小萱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商场上利落犀利的乔浚慧瞬间湿了眼眶,她没想到叶娅楠竟然如此自然的唤出了奶奶,承认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静言?”乔老夫人怔怔喃喃说着,她的目光一直打量着叶娅楠,“你真的是静言?”

    “是。在这个家里,我是乔静言,”真情流露的话,让乔浚慧和安哲瀚,包括叶娅楠自己都有些惊讶,不过,她很快接着说:“奶奶,我回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乔老夫人落泪了,她抱着叶娅楠,痛哭起来,往日所有的记忆都清晰起来,因为爱子去世与集团拱手让人而故意学会忘记躲避,可现在,孙女的回归,让她的思绪清晰很多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乔浚慧看着母亲与娅楠相拥落泪,她了湿了眼睛,她对安哲瀚说。

    “谢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娅楠知道自己的身世,很抗拒回来,更抗拒姓‘乔’,”乔浚慧万分感概:“现在她的转变这样大,我想,应该是你帮我说服她的。”

    安哲瀚淡然的说:“我只会尊重她的决定,而不会干涉,说实话,在来之前,我根本不知道她会这样自然的说自己原本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,还是谢谢你。”乔浚慧说:“谢谢你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“乔董多虑了,”安哲瀚说:“她是我的妻子,我照顾她,是责任。”

    乔浚慧眉微微一挑:“还叫我乔董?应该改口叫姑妈了。”

    安哲瀚笑了。

    后来,叶娅楠告诉乔浚慧,在乔家,她就是乔静言,可是出了乔家,她仍旧是叶娅楠,这一点,她不希望改变,但是,她已经改口唤乔浚慧姑妈了。

    乔浚慧说:“让你改姓,不光是我的私念,更涉及到明大集团的继承权,若你以叶姓继承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继承权。”叶娅楠说道,是否改姓乔,她只是为母亲的感受着想,并未想过继承权的事,“明大集团的资产,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乔浚慧知道,叶娅楠涉世未深,并不知道一个明大集团意味着什么,可安哲瀚应该知道。于是问他: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尊重她的决定。”安哲瀚看着娅楠。

    “千亿的资产,”乔浚慧很吃惊说:“这是娅楠应该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缺钱。”安哲瀚淡定的说。叶娅楠在一旁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——”乔浚慧彻底无语,这世间,竟然还有人嫌钱?作为商人的安哲瀚,不应该是这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最终,乔浚慧说:“我只有最后一个要求,希望你们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安哲瀚与娅楠对视了一眼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孩子中,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,我希望能有一个姓乔。”乔浚慧说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安哲瀚立即否定了,他的孩子,当然是跟他姓。

    “娅楠,你毕竟是乔家的孩子,你坚持姓叶,回报叶远航夫妻的恩情,我不反对,可是,你爸爸这一脉,不能断,”乔浚慧带着几分祈求,“只要一个孩子姓乔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娅楠稍稍沉默,而后望着安哲瀚,“可以吗?”

    从她眼底,安哲瀚读懂了她的意思,于是叹息之后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乔浚慧笑了,哽咽着说:“谢谢,谢谢你们。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

    当叶娅楠将这一切告诉蒙芳韵之后,蒙芳韵低泣:“我和你爸爸以为,你知道了身世,会离开我们。”毕竟,明大集团资产雄厚,而娅楠则是第一继承人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离开你们?”娅楠靠在母亲肩上,“你们是我的爸爸妈妈,我怎么会离开你们?”

    “其实,你应该改姓‘乔’的。”蒙芳韵叹息之后说,“你本来就姓‘乔’。”

    “我姓叶,这辈子都姓叶。”娅楠说,养大于生,父母养育了她,她不能背信弃义忘本。

    “你爸爸若是知道,会很欣慰的。”蒙芳韵不无安慰的说。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三个月后。

    寒假前,小溪村小学已经确定春季开学时合并到镇完小,从而,陈校长也一并归入完小,而没有编制的叶娅楠也是请辞回了南河。

    春节前,叶娅楠与方蕾来到母婴广场,准备替袁佳即将出生的宝宝买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事?让你拿点东西都拿不好?”罗倩雅尖锐的声音传来,此时的她,穿着厚厚的衣服,腹部早已经显山露水,由于怀孕,她的脸长圆了不少。

    郝宇手里提着不少东西,罗倩雅对他大呼小叫他已经习以为常了,只是现在在公众场合,他多少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一旁郝宇的妈妈唐玉珍试着缓和小夫妻之间的争吵,“东西太多,难免——”

    “多?多什么多?又没让你出一分钱?”罗倩雅本来脾气就不大好,现在怀孕了,脾气就更不好了,冲唐玉珍就是一阵吼:“我嫁给你们郝家,给郝家生孩子,还得我罗家出钱来买东西,让你们拿着,还挑三拣四的?早知道他是吃软饭的,我就是单身一辈子也不嫁给他!你也是,整天无所事事,都不知道帮孩子准备东西,你还配做婆婆,配做我孩子的奶奶吗?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郝宇将手里的东西一扔,一个耳光狠狠的朝罗倩雅打去,“你怎么骂我没关系,不许你骂我妈!”

    罗倩雅被打,没站稳退后了好几步,“你打呀,你打呀,最好孩子没事,否则,咱们离婚。”

    “离婚就离婚!”郝宇被压抑久了,脾气一下子上来也收不了了,说着,他将手上的东西往地上一扔,转身就走,却不料,刚刚看到叶娅楠和方蕾,他微窘,低头离开。

    “郝宇!”唐玉珍见一向脾气温和的儿子动手了,也被吓坏了,“郝宇,别走!”

    郝宇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没见过吵架的?”见周遭人群渐渐围拢过来,罗倩雅面子挂不住,吼起来。

    “倩雅!”唐玉珍见哄不回儿子,赶紧哄媳妇,“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事,你一家人都脱不了干系!”罗倩雅火爆脾气一上来,越烧越旺。

    唐玉珍开始捡被郝宇扔在地上的婴儿用品,突然,一只纤细的手捡起掉在地上的奶瓶递给她,“谢谢,”说着,抬起头来,发现是叶娅楠,唐玉珍脸上讪讪的。

    方蕾拉着叶娅楠离开,“换了是我,才不帮她捡呢,你忘了当初她和郝宇是如何对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,他们过得也不太顺心。”叶娅楠淡淡的说,罗倩雅如此的火爆脾气,赫宇和唐玉珍的日子应该也不好过。

    “这是报应!”方蕾一向爱憎分明。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袁佳生了,是个可爱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听老八说,黄博的父母听说是女孩之后转身就走,黄博也借口去出差了,只让秘书联系了月子中心,安排袁佳去坐月子。

    “宝贝好可爱!”叶娅楠抱着小宝贝,哄着逗着。

    袁佳躺在床上,说起女儿,圆润的脸颊全是笑意,“她现在一次可以吃50毫升的奶了,她的体重是以每天一两的速度增长的。”

    叶娅楠从袁佳的脸上发现的全是母性的柔情,并无老八口中所说的被黄博不管不顾而难过伤心。

    “宝贝,叫七姨加加油,赶紧给咱们宝贝生一个弟弟。”袁佳打趣的逗笑着。

    “别笑了,小心伤口!”叶娅楠将小宝贝交给月嫂,笑着对袁佳说:“笑话我倒没所谓,只是有的人因为笑而扯动了伤口,那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袁佳抿唇一笑。

    “是啊,大姐,你可得好好养着哦。”方蕾在一旁说着,然后拍拍娅楠的肩膀:“哎,我说,你现在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?”她的目光落在娅楠小腹上。

    娅楠唇一抿,目光温柔,“小蕾,关心关心你自己吧,你什么时候找个男朋友过来给咱们瞧瞧啊。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方蕾脸红了,“说你呢,怎么又说到我身上了?”

    “哦,有问题,”袁佳打趣道:“看她那样,肯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叶娅楠抿唇看着方蕾,“招了吧!”

    方蕾有些不好意思,“是有那么一个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袁佳追问。

    “不过才刚刚开始……”

    “已经开始了?”袁佳说道:“那怎么不带来让咱们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……以后有的是机会。”方蕾打着马虎说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?是做什么的?”袁佳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哎,”方蕾不好意思的说:“大姐,坐月子的人呢,要修身养性,好好休息,不多看不多听不多想——”

    在大家的笑声里,方蕾的事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突然,就是一夜之间,老八许多裸露的照片遍布网络。

    本是默默无名的老八,却因为其中两组照片而“爆红”,第一组是她与xx导演的床照;另一组,是她与黄博的床照,一时间,网上关于她曾在某某地做临时演员的事被绘声绘色的描绘着,更甚,提到黄博是她同学的丈夫的事,很快,她的内容便在搜索榜里排到了第一位。

    老八失踪了。

    叶娅楠很意外,意外老八竟然拍了这些照顾,其次她更担心袁佳,原本她一直想要成全袁佳的幸福,所以一直遮掩的事情,现在曝光在媒体上,更甚,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了,这样一来,将袁佳置于何地?

    “其实我早就知道了。”袁佳坐在阳台上晒着太阳,出了月子后,她明显瘦了一圆,或许是因为体质原因,几乎没有母乳。

    袁佳的平静让叶娅楠吃惊。

    “娅楠,其实你也应该早就知道了,对不对?”袁佳的情绪没有丝毫的变化。

    叶娅楠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没想到,他们之间的事情会以这样的事曝光于众人面前,”袁佳颇有些无奈,“娅楠,我觉得自己好没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面子是给别人看的,里子才是自己的,”方蕾走过来,她说话一向很直接,“大姐,你以后打算怎么办?”她只知道黄博外面有人,却不知道竟然与老八有染。

    “离婚。”袁佳说:“当我发现他们的事情后我就打算这么做,可是我没有,而是放任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叶娅楠不解。

    “如果当时我就离婚,那么,在双方父母的强压下,或许我的孩子就不可能出生……又或许一出生就会被黄家抢走。”袁佳细细说道:“但现在不一样,他们的事情一出,我就可以完全的抚养我的孩子,我很庆幸,她是一个女孩,若是男孩,想必黄家肯定会千方百计的要回去。”

    叶娅楠终于明白,为什么在袁佳生产之后,黄博家不闻不问,她仍旧过得轻松自在,原来她早就有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老八太坏了,竟然连自己的姐夫都要抢。”方蕾忿忿不平,“亏得大姐对她这样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八本性不坏。”提及老八,袁佳并未太过生气,“只是,在社会的浮华里她变了,不过我没想到,她竟然会拍那些照片……也不知道她到底得罪了谁,竟然将事情闹得这样大,唉,一个女孩子,出了这样的事情,终究是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,这些照片不是你放出来的?”方蕾问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,我有那么大的本事?”袁佳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会是谁?”方蕾看看叶娅楠。

    “她变得那样浮华张扬,得罪的人身份一定不低,”袁佳淡然的说:“否则,怎么会被挖出曾经做临时演员的那些照片?更甚,还会有与别人的床照?”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一张红色的请柬放在桌上,“席涛?”叶娅楠跌破眼镜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安哲瀚走过来,“怎么,很意外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我没听你说他有女朋友啊……前段时间他不是跟老八传绯闻吗?”叶娅楠不解,“老八一出事,他就结婚?是要撇清和老八的关系吗?”突然她感觉有些奇怪,老八的那些照片里,没有席涛的。

    “他和老八,从来没有来真的。”安哲瀚递了一杯水给叶娅楠,“绯闻不过是烟雾弹,他的最终目标是她,”他指着请柬上新娘的名字梁曦颜,“他想要的人,也一直是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梁曦颜,你也见过的,”安哲瀚说:“咱们的婚礼上,接到捧花的那个人就是她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她。”原来,老八终只是做了别人的嫁衣。

    “席涛对她一往情深,可她却一直拒绝席涛,结果那小子动作好快,”安哲瀚眨眨眼说,“现在,她的肚子里已经揣了个小席涛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叶娅楠想到席涛痞痞的模样,以为他是情场浪子,怎知道竟然一往情深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他从她身后搂着她的腰,将头放在她的肩上,呼吸扑向她的脸颊,“老婆,你什么时候让我也……也做爸爸?”

    叶娅楠瞬间害羞起来,侧脸看他,却发现他目光灼灼,于是目光移开,只是抿唇害羞的笑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安哲瀚用下巴微微冒出的胡须扎她的脸颊,低低而暧昧的说:“那,咱们……”复而一把将她拦腰抱起,“去努力吧!”

    《后记》

    三年后。

    在安哲瀚律师团队的力争下,打过好几次官司,乐颜才成功离婚。单身的她,成了南河城中富豪争相追逐的对象,可她,却选择了一位同样是珠宝设计师的男人,两人婚后一同创举了新的珠宝品牌。

    袁佳与黄博离婚,袁佳独自抚养女儿,因为黄博与老八的照片,所以袁佳得了一笔不菲的资产,而后袁佳回到职场做了一名小白领。而黄博因为生活糜烂,惹上了病,更因为照片门事件,被黄氏家族当作眼中钉,最后,失去了生育能力。

    老八,再也没有在南河出现过,也没有与叶娅楠她们一众姐妹联系,不过,方蕾听人辗转说,老八时常往来香港,在红灯区做着不为人知的工作。

    方蕾已经是当红女主播了,她的事业突飞猛进,终于,在一次姐妹聚会里,她将男友介绍给大家,让叶娅楠大跌眼镜的是,她的男友竟然是欧皓。最近,欧皓调回南河市,他与方蕾已经开始谈婚论嫁了。

    看着在儿童房里爬上爬下玩得不亦乐乎的兄弟俩时,叶娅楠很无奈,这两个小家伙,长得不模一样,神态一模一样,甚至经常说话也不约而同……真不愧为双胞胎啊。

    “昊然、昊晨,”安哲瀚不知道何时回来了,他手里拿着两个一模一样的积木桶。

    那正在海洋球里玩得乐呵呆的小兄弟看见爸爸手里的积木桶,争先恐后的跑起来,小嘴巴甜极了:“爸爸,爸爸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各自抱着自己的积木桶就坐在地上开始拆。

    “又买玩具?”叶娅楠微挑,“你嫌我每天收拾房间很轻松吗?”到处都是兄弟俩的玩具,楼上有,楼下有,楼梯间也有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要做好妈妈,孩子的事情都亲力亲为呢?”安哲瀚说,家里请了好几个人帮忙,可对孩子,她偏偏亲力亲为。边说,他边低头偷吻她的脸颊,“凭白多了两个小情敌,你的关注力全在他们身上了,什么时候,也关心关心我这个老"qingren"?”

    “贫嘴!”叶娅楠轻嗔道,见他又要亲她,她推他:“孩子在……注意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有孩子?我只知道要向情敌宣誓主权,”他从身后拥着她,爱她,恋她,似乎永远都不够。

    “姑妈刚刚打电话了,说让我带昊然、昊晨过去住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去可以,你不许去。”他低声抗议,“在别人家里,我们……多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贪心!”叶娅楠轻轻拍丈夫的胸膛,“姑妈没说要昊晨跟她住,我不知道多庆幸。”

    “昊晨是咱们的孩子,怎么能跟她一直住?”安哲瀚到现在都在后悔,当初为什么要答应让其中一个孩子姓乔。

    “谁让昊晨姓乔?”叶娅楠说道: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!”对于没改姓,她其实还是有些许遗憾,毕竟她的亲生父亲姓乔,现在孩子姓乔,她总觉得是圆了一桩心事。

    安哲瀚吻她额角,“咱们….…再努力……再生一对!”

    叶娅楠突然间脸颊绯红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安哲瀚发现妻子的脸微微发烫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好像有了。”

    安哲瀚欢喜,笑出了声,继而,低头吻上妻子的唇。

    “羞!羞羞!”昊然、昊晨坐在地上,用双手蒙住了自己的眼睛,“爸爸妈妈羞羞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