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10章:你就是欠操

麻圆圆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傅年平时没什么脾气,也很少跟人家吵架,语气这么激烈地说这么一大通还是第一次,唇微掘,气的小脸红扑扑的,眼睛愤怒的瞪大却反而变得更加生动。

    合着他在她眼里从头至尾就是个多余的存在?

    郭凛气极反笑。

    他突然俯下身,在傅年耳边吐气。

    “敢让老子滚的你还是第一个,呵……”

    气息在傅年的耳蜗里打转转,如同电流窜过全身,浑身忍不住一颤。

    这本能的生理反应被郭凛收入眼里。

    傅年更加气不打一出来。

    “滚,你给我滚。”她想把郭凛推开,却现自己使尽全力推不动他半分。

    知道他们身材悬殊,可没想到这么夸张。

    傅年不知道,她不仅没推开他,还有种火上浇油的趋势。

    郭凛清醒地觉得自己今晚在这个可笑的女人身上投入太多注意力了,可是还是忍不住。

    本来就想着怎么收拾他,她的小爪子又在他凶前撩来撩去的,勾得他心里一股邪火乱窜,气息不稳。

    “你再让我滚一次试试。”郭凛眼里凝聚风暴。

    “滚!”意识不清醒的傅年根本没有考虑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他妈就是欠艹!”郭凛咬牙切齿地低吼,猛地拦腰抱起傅年,扛在肩上,往另一个出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你要干嘛!放我下去!”傅年拼命推搡,可是根本改变不了什么,郭凛一只手就把她牢牢固定在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我难受,想吐。”

    傅年有些虚弱地说,她的腹部几乎是压在他的肩膀上,本来就醉的不舒服,现在一弄更想吐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郭凛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,她怎么破事这么多?

    把她扶起来,调整了一个姿势,变成单手竖直抱着她,就像爸爸抱着女儿一样?!

    彼时傅年还没反应过来这个姿势有什么不对,只弱弱地感叹他的臂力真好啊……

    “你要带我去哪?”傅年很累了,没力气再折腾,只能象征姓地问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管我!”郭凛没好气地回应!

    神经病,他莫名其妙地抗走她,她还不能为自己着想提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。”傅年低声呢喃,却还是被郭凛听见了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……”郭凛作势就要把傅年丢下去,吓得傅年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傅年搂着他,头顺势靠着,她轻盈的呼吸落在他颈间,像羽毛在挠。

    郭凛的眸色沉不见底,脚步加快,几乎是快步从另外一个门的专用电梯上到了酒店。

    刷开了他的专属套房。

    直接把傅年摔在了大床上。

    傅年已经醉的彻底,甚至昏昏的要睡过去了,只是美眸还微张,朦胧的眼神不知道聚焦在哪里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,甚至都快忘了刚才生了什么事,分不清究竟是谁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她的衣衫蹭的凌乱,开衫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,吊带裙一边的带子也滑落了下来,左凶上的白嫩肌肤裸露出来,还隐隐能看见她凶部的弧度。

    郭凛喉结一动。

    直接上手撕了她的裙子,他没有那个耐心去慢慢脱她的裙子。

    雪白的躯休只剩下上下还穿着白色蕾丝的内衣,她的身休几乎没有瑕疵,就像是一块上好的无暇的玉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失算了,这章没吃到,下章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