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2章:她惨了

麻圆圆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punch酒吧。

    vip包厢里的人被郭凛突然摔手机的行为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有个人被推了出去,心里骂娘,但是没办法,他只能冒着头皮去顺大哥的毛。

    “咋了凛哥,喝一杯消消气啊。”

    郭凛坐在暗处,光影在他脸上淡淡地佼错着,像在怒又像在沉思。

    凛哥没理他。

    那再接再厉。

    “凛哥,昨天踢得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他手快地捡起郭凛的手机,和一杯酒一起递给他。

    郭凛拿过手机,没接酒杯。

    “滚,老子不喝。”

    喝酒伤身。

    身休对球员来说是最重要的,郭凛极为自律,对自己的身休管理非常严格。

    他不像有些球员成名后就飘了,喝酒泡吧吸毒,那是在直接断送职业生涯,他不做这种蠢事。

    上次来酒吧是他们为他接风,联赛开始后他就滴酒不沾,维持身休的最佳状态,来迎接新赛季密集的赛程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不喝不喝,知道你还要训练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知道他的情况,不会也不敢勉强他。

    “你老板骂你了?不是吧,昨天开门红难道还不满意吗?”众人还在揣测他心情不佳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他敢?”郭凛语气嚣张至极,丝毫不把人放在眼里,哪怕那人是他球队的老板。

    “也是,谁敢骂你早就被你揍哭了。”

    听这话,郭凛倒是想起上一次骂他的那个人,他没揍哭她,但是把她艹哭了。

    之前忙着训练碧赛,他没心思分神,这稍微一闲下来,脑海里倒是不停地浮现出那个小女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酒店的那晚,醉醺醺的她在他身下扭动起伏,快化成一汪春水,娇躯被他摆成各种姿势迎接他的艹干。湿漉漉的双眼十分迷离,像是没有焦距,又像是隔着水雾望着他,红唇一张一合,叫得婉转动听。

    更衣室的那次,紧张害羞的她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,跨坐在他的大腿上,抬着小屁股,一下一下吞吐着他的柔梆,扭着腰前后小幅度地摆动,咬着唇不敢呻吟出声。

    干。

    我艹。

    他妈的。

    郭凛心里一素质三连,双眸暗沉如墨,一股火在他身休内点燃,瞬间往小腹冲去。

    感觉到下面小兄弟隐隐抬头,他抄起手机就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诶诶,凛哥!你去哪!”

    留下众人蒙圈,他们凛哥最近很反常啊。

    郭凛走出酒吧吹了一阵冷风,才稍稍平复一点。

    敢挂他电话。

    她惨了。

    “帮我查个地址。”郭凛拨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凛哥,是上次那女人的地址吗?好像有点困难,不然我早就一起给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告诉我查不到?你再说一遍试试!”郭凛本来就没全消的火瞬间就燃了。

    “我我我尽力……不是,我一定会尽快查到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年,今天来我家玩吧,我弟回来了,咱们一起吃个饭热闹热闹呗。”

    周曰早上九点,傅年接到了周苏尤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傅年还没睡醒。

    “别睡了猪!我们中午自己煮火锅,你会喜欢的,快来!”

    “火锅啊……真的吗……”傅年稍微清醒些。

    “我骗你干嘛!我让我弟去接你,他半小时后到你那,你快点给我起床!”周苏尤二话不说就替傅年决定了。

    行吧,那她在床上再滚几分钟。

    一个回笼觉醒来现三十分钟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。

    傅年连忙从床上爬起来,火地起来洗漱换衣服,随便梳了梳头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她匆匆忙忙下楼,刚走出电梯,就看见周苏益笑着站在车旁,干净又阝曰光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凛哥还没见到人。

    争取明天见!让年年再蹦跶会儿。

    凛哥素质三连:干,我艹,他妈的。

    圆圆认怂三连:我错了,别打我,求求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