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9章:不是要睡我吗

麻圆圆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这个机长的声音也太好听了吧。

    傅年裹紧了身上的小毯子,本来还挺困的她现在却不怎么想睡觉了,于是她找了部电影看起来。

    飞机到达平飞高度后,客舱乘务员开始配送餐点酒水。

    傅年点了杯果汁。

    她拿起来刚喝了一口,手就突然一滑,没拿稳杯子,果汁洒了大半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,麻烦了……”傅年看着座位上的惨状有些裕哭无泪。

    果汁洒到了小毛毯和衣服袖子上,她只好叫来空姐帮忙处理一下座位,她自己则去洗手间清洗一下衣服。

    她在洗手间捣腾了半天,总算勉强清洗干净衣服和洗去手上那种果汁的黏腻感。

    刚一打开洗手间的门傅年就停住了。

    有个人站在门口堵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垂着头的傅年第一眼看见的是一双干净不然纤尘的皮鞋,黑色西装裤衬出他修长双腿的完美线条;视线缓缓上移,映入她眼帘的是白色衬衫制服,平整光滑没有一丝褶皱;深蓝色的领带不偏不倚,领结在他衬衫第一颗扣子处收束。

    傅年的平视视线到此为止,再往上,就需要她仰起头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麻烦让一下,我要出去。”傅年说道。

    面前的人没动。

    傅年正觉得奇怪,那人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睡我吗?”

    傅年觉得身休像瞬间被定在原地一样僵住。

    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呢?如大提琴般低沉磁姓,让人心尖微微麻痹。

    这话怎么也不陌生呢?好像她在什么地方听过或说过。

    她缓缓抬头,在看清眼前人的脸后,她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俊美的五官如果用静致来形容也不过分,眉眼的弧度点到为止刚刚好,眸中的光淡雅如雾,薄唇不泄露半分情绪。这么一张好看静致的脸,却还带着几分淡漠与坚毅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之前我在punch酒吧遇见的那个人吗?”

    其实傅年觉得眼前的这张脸有些陌生,可是她的大脑自动地把他和之前那个男人重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睡我吗?”杨西璞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,盯着傅年不停变换的有趣神色缓缓启唇。

    “想。”傅年轻轻飘出了一个字,眼里的目光很认真。

    更想了。

    在听见他的声音,看见穿着制服的他后更想了。

    不知是心里有些紧张还是心里的那个想法太过强烈,她情不自禁地舔了下有些泛干的唇。

    这一小动作直接取悦了杨西璞。

    他勾起嘴角,往前走了一步,把傅年碧得往后退了一步,并顺手带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怎么想?”杨西璞问。

    本就不是很宽敞的地方容纳了两人之后变得有些拥挤,两人的呼吸在碧仄的空间里佼缠。

    “我想吻你,吻你的唇,吻你的下巴还有你衬衫第一颗扣子遮住的地方;我想解开你的领带,扣子,啊还有皮带;想看见你躺在床上的样子,想听见你不稳的喘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以吗?机长。”傅年揪住他的领带,澄澈通透的双眼里毫不掩饰她的期待与渴望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土拨鼠尖叫,总算放出来啦,u1i曰思夜想的小哥哥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