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章:在我的床上

麻圆圆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“冷。”池湛整个人往被子里缩了缩,微微抖,无意识地呢喃。

    傅年有些愁,剧组地处偏僻,虽然他们住的已经是这里最好的酒店了,但是条件是真的有些磕碜,屋子里空调的制热效果时好时坏。

    之前她和邓楚文商量要不要把他送去市区的医院,可是池湛十分抗拒,只好让他在房间里休息。

    傅年留在房间里照顾他,邓楚文去和导演组商量明天拍摄安排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池湛,醒醒,该吃药了。”傅年看了下时间,轻轻摇了摇他。

    池湛皱着眉睁眼,傅年的轮廓在他眼里变得微微模糊,她的五官却又十分清晰。

    傅年有些吃力地把池湛扶了起来,再把药和热水递给他。

    “水很烫。”池湛偏头拒绝。

    傅年用手背试了试温度,明明温度适中。算了,看在他今天是病号的份上就不跟他争了,她低头吹了吹杯中的热水,“现在不烫了,快吃药。”

    池湛还有些不情愿,但脸色似乎好了一点,乖乖把药吃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刚一吃完药就上手脱傅年的外套。

    “?”傅年惊愕,连忙抓住他的手。“你你干嘛呀?”

    “我冷,睡得不暖和。”池湛唇瓣微扬,意味不明的笑意很淡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给你拿衣服或者给你加床被子。”傅年想后退,池湛却轻易地阻止她的动作,三下五除二脱掉她的外套,把她捞进了被窝。

    抱紧她的瞬间,池湛觉得那怎么也填不满的从内自外的寒冷终于慢慢融化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你这么暖和,就把那破空调砸了。”池湛幽幽开口。

    “真的有变暖和吗?”傅年有些怀疑,因为对她来说有些冷,池湛掌心的冰冷她隔着厚厚的毛衣似乎都能感觉到。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为暖床怎么来的?”他原本清亮好听的嗓音因感冒带着重重的鼻音。

    傅年偷偷翻了个白眼,小助理真是越来越无人权可言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有人按门铃。

    昏昏裕睡的傅年突然清醒,她感觉到身边人的气息突然变得暴躁。

    “我去开门。”傅年刚说完又顿了顿,她大晚上的出现在他房间里被人看见了是不是不太好,“要不还是你去开?”

    池湛不耐烦地起身,打开房门,看见门口笑意莹莹的女人,连一贯的好脸色都不愿装了。

    “韩姐,这么晚了有事吗?”

    韩晓娜的嘴角有些僵哽,她也就碧池湛大一岁,他至于把她叫得这么老吗?

    “阿湛,我听说你生病了,我房间里在炖补品,我就给你盛了一碗,这里条件不好,刚好可以给你补补身休。”韩晓娜休贴地说道。

    池湛接过她手中的婧致瓷碗,“谢谢韩姐的好意。时间有点晚了,韩姐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早点休息,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,你经纪人这么忙应该没空照顾你。”韩晓娜把垂下的头往后撩了撩。

    池湛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她微敞的睡袍,“韩姐不用担心,我还有助理呢。”

    池湛都说到这样了,韩晓娜也不好再说什么,就笑了笑走开了。

    池湛毫不犹豫地关门,手中的瓷碗顺手丢进了一边的垃圾桶。

    走进内间,床上鼓着小小一团,傅年整个人缩进了被子里。

    池湛轻笑,走过去才听见被子里传出低低地说话声。

    “我在外地呢,过段时间才能回去。”傅年的声音细细软软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又偷跑,我是工作好嘛,而且我这不是接了你电话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郭凛你能不能别老是说荤话!”傅年轻嗔,语气又娇气了几分。

    被子突然被掀开,傅年瞬间消音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是被被子闷的还是被电话那头的男人逗的原因,小脸快红透了。

    “在我的床上和别的男人讲电话?”池湛苍白的脸色让他此刻的笑意更多了一分陰冷。

    “傅年你在哪?!”电话那头郭凛的声音瞬间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回头再跟你说。”傅年匆忙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咦,被抓包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