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0章 李菡瑶:除恶务尽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金童一般的泽熙,喜欢听弟子叫他“师父你老人家”,觉得特受尊敬,显得自己“德高望重”。

    而小少年们觉得泽熙生的像观音座下的金童,十六岁了还像七八岁一样,大有神仙不老的特质,私心里都当他是仙童,称他“老人家”是真的尊敬。

    一切都妥了,李菡瑶又吩咐把剩下几辆机动车隐藏起来,等灭了这伙马贼再上路。

    她早传信过来,命人将贩卖军粮的消息散播出去,时间不早不晚,卡在他们从河西下县出发时;内容比其他地方还多了一条:说这支运粮队伍有高手护送,领头人乘坐无人驾驶的黑色车辆在前队开路,极厉害。

    马贼得知消息后,急派人潜伏在道旁窥探,窥探结果自然属实,老飙便想做这桩买卖。

    他召集手下兄弟紧急商议。

    老飙道:“这买卖不比从前,从前抢的都是金银财宝,杀了人,抢了就跑;这次的粮食不是个小数目,不能把人都杀了,不然谁帮咱们运粮食呢?”

    众人都道:“粮食不好拿。”

    老飙冷酷道:“就在幽魂谷下手,把那护送的高手杀了,留着雇工帮咱们把粮食搬进山里。”

    他根本没把对方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飙风马贼个个都是高手!

    然众兄弟没有像往日一般轰然答应,神色有些犹豫,没信心的样子。以前他们抢劫,抢了就跑,来去如风,痛快的很;眼前这宗买卖,目标实在太大了,万一这是玄武王布置的陷阱,弄不好他们就全栽进去了。

    老飙目光阴沉,道:“若是以前,老子绝不敢抢这粮食;但现在不一样,玄武王正在玄武关跟安国拼死拼活。手下兄弟也已经探明:这粮队并无官兵护送,只有几个高手,还有一帮家丁护院。这是粮商的买卖。你们怕什么?”

    一兄弟道:“杀人倒容易,就是这粮食,弄起来太费事,绊手绊脚的,太麻烦。”

    老飙瞪眼道:“等吃的时候你就不嫌麻烦了!这天下就要乱了。我们不能还跟以前一样,须得弄些粮食存着;有了粮草,再招兵买马——先把两百里外的老河口那帮人给吞了——不然总有一天要被人给灭了。”

    老河口有一帮土匪,有上千人,不过他们跟马贼飙风不同,他们除了干些拦路抢劫的勾当,还种田种地,但从不交税,依靠着险峻地势跟官府对抗。

    老飙不大瞧得起这同行。

    百姓不像百姓!

    土匪不像土匪!

    以前都懒得吞并他们,嫌弃他们没用,看着人多,其实都是拖累;眼下要壮大实力,却第一个想到他们,觉得种田种地也不错,有个固定的地盘。

    众兄弟这才被老飙鼓动起来,且从他这番话中看到了辉煌前景:争皇帝宝座是不大可能,但壮大势力后,投靠明主,混个将军当当还是很容易的事;运气好的,说不定能封王呢,那他们就都是王爷的手下了。

    就像朱雀王玄武王一样。

    他们畅想这辉煌前景,一点儿都没想到玄武王和朱雀王成为皇帝的可能,所以也就没想到劫了这批粮食后,将来会被两王报复,因为在他们心里,两王这次定会被安国所覆灭;至于安国,就算打赢了仗,也未必能统一大靖,大靖天下大着呢,谁肯臣服外邦统治?

    乱世争雄,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商议定,老飙便带人去幽魂谷埋伏,准备截杀护送运粮队伍的高手,主要是那辆黑色的怪车。

    要通过赤霞山,必经幽魂谷。幽魂谷入口狭窄,颇有“一夫当关万夫莫开”的气势;但谷内宽敞,正适合截杀,是马贼飙风经常作案的地方。

    因这桩买卖大,且繁琐,老飙也不敢大意,很慎重,除了像往常一样在幽魂谷两边的山林里埋伏了最凶悍的杀手,还准备了霹雳弹,并在山谷中埋了炸药——这是他们通过隐秘渠道弄来的。一切就绪,专等运粮队伍来。

    好容易车队来了,又耐心等着一辆又一辆装载满满的马车通过幽魂谷。此时马贼们对马车不大感兴趣,只盯着谷口,单等那辆黑色的机车过来,因而瞥见这些马车上面堆的是粮包,下面却是一排排大木桶,也没想太多。

    忽听山上一声鸟鸣。

    众马贼精神一振——这是山顶上监视的兄弟发来信号,说那辆黑色的怪车来了,让大伙儿准备。

    黑色的怪车轰隆隆驶进幽魂谷,老飙两眼冒着凶光,盯着那车,心中冷笑想:“敢如此托大,知道这里有马贼,也不派人先来探探路,活该灭了你!”

    他等着那车开到山谷中间,即命兄弟点燃炸药、投掷霹雳弹,然那怪车却把车头一扭,竟朝着左边山林冲来,前车窗外遮着一层帷幕,跟撑伞似的撑了起来,露出两管黑洞洞的洞口,令老飙心一缩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被雷声盖住。

    天上没打雷,是怪车轰出的炮响,老飙见过真正的火炮,那威力可毁天灭地;眼前这炮虽比不上那威力,却也比霹雳弹厉害,当场炸死了几个兄弟。

    前面所有马车都停下了,车上粮包下露出许多水枪,朝两边山林飙射毒水;车夫也不停往山上扔霹雳弹、震天雷,霎时间,两边山林水火交替。

    炮火厉害,毒水更是沾上就灼伤皮肉,令人闻风丧胆的飙风马贼头一次在干买卖时萌生了退意。

    老飙疯狂叫喊“炸,炸!”

    几个马贼急忙点燃引线。

    但是,预料中的爆炸没响。

    马贼们急得两眼冒火,不知出了什么问题,又无法仔细检查,正被人家压着打呢,只得把霹雳弹和震天雷胡乱扔出去,希望炸毁那怪车。

    然事与愿违,那辆怪车开的飞快,在山谷中绕圈,炸它不着,倒是炸了几辆马车,好些马贼尚未发挥凶悍的实力,便在炮火和毒水下丧命了。

    老飙盯着那怪车,见它所过之处,溅起许多污泥,不由诧异,怎么山谷中积了这么多水?怪不得炸药引线都熄灭了,原来是被水泡的。再一细瞧那些马车,粮包下面是一排排大木桶,车腹下还在滴水呢。

    原来对方早有准备!

    前面通过的车肯定也灌了水,一路走一路浇,他们只顾等那怪车,竟没人发现端倪。

    老飙意识到一个残酷的现实:这桩买卖做不成了,再不走,即便拼死炸毁那怪车,但飙风兄弟也将彻底交代在幽魂谷,不如退去,将来找机会报仇。

    他当机立断,发出撤退口哨。

    残余马贼纷纷向山上逃去。

    飙风马贼,从不恋战。

    来去如风,神出鬼没!

    一次失手,十倍报复!

    然这次他们失算了。

    李菡瑶事先就下了命令:除恶务尽,须将马贼全部剿灭,不留一个活口。为此,她特地将金元从后队调过来,命他率领小甲、小乙、田螺等一干小藤甲军精锐潜入山中,截杀逃跑的马贼,务必要杀干净。

    飙风马贼来去如风,藤甲军在山中也如履平地,然他们对这赤霞山的地形不熟,不占地利。

    李菡瑶从不做没把握的事,所以这次截杀不在地上,不在山林中,而在天上——从空中射杀。

    老飙等人好容易逃上山顶,忽然晴空降落一阵毒雨,浇得一个个惨嚎不止,满地打滚;在地上翻滚时,看见空中好些飞人,正端着水枪往下射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?

    马贼们惊恐、绝望。

    他们到底惹了什么人?